这群空天追梦人正向着科技之巅发起集团冲锋

军事
29阅读

科研中的教员们赵勇摄

核心关键技术买不来,必须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秉承这一信念,空天人把一个个科研“无人区”,开拓成“丰产区”。多年来,他们的一系列创新成果,已在多家航天工业部门和部队单位得到成功应用,为多型武器装备研制和我军战斗力提升作出了重要贡献。

◎顾 莹 阳 恒 本报记者 张 强

北方,8月上旬,某试验外场。教员汤国建顶着暑热忙碌地穿梭在现场。片刻之后,伴随着一声口令:“3、2、1,起飞……”飞行器直上云端……试验很成功。

“十几年了,今天终于‘放飞’了这个梦想。”汤国建无限感慨。

千里之外的长沙,相同的时间点,教员罗振兵正在会议室与团队成员进行头脑风暴,技术攻关处在最关键的节点,为了早日实现梦想,罗振兵已记不清这是他舍弃的第几个暑假……

教师节前夕,两位教员站上荣誉席,他们因贡献突出,双双荣立二等功。

“荣誉属于集体,没有大家的共同努力,就不会有我们今日的‘高光’时刻。”他们谦虚地说。两位教员口中的“集体”,就是国防科技大学空天科学学院。这个集体里的每一个人都更愿意被称为追梦人。

为战而研,扛起追梦担当

初秋的夜晚已有些微凉。晚上九点半,空天大楼三楼依然灯火通明。这里有一支被授予“载人航天工程突出贡献集体”荣誉称号的团队,团队成员此刻正围坐在会议室研讨方案。再过一段时间,有着“航天界奥林匹克”之称的第十一届国际空间轨道设计大赛即将举行,作为本届赛事的主办方,他们正紧锣密鼓地研究设计能经得起国际同行检验的赛题。

他们于2001年开始研究“交会对接”,那时我国载人航天工程刚起步不久,“交会对接”几乎没有技术积累,课题挑战性极大,许多科研单位都望而却步。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为了这个课题,团队带头人罗亚中在硕士的最后一年更换了研究方向……20年来,他们团队已成功助力神舟八号、神舟九号、天舟一号、嫦娥五号等完成交会对接任务。

李东旭院士至今仍记得,去年年初的一天,卫星需求方语气坚定地对她提出,将“新技术试验卫星H星”的响应速度再提高一点。

需求迫切,研发不易。每一次与急难任务相伴的,都是“脱皮掉肉”般的攻关过程。

H星单机设备达60套,光天线就有20根,系统如此复杂,牵一发动全身,距离发射只剩几个月了,修改还来得及吗?李东旭二话没说,带领团队黑白连轴转,仅用3天就拟定了修改方向,软硬件同步修改、重新测试,抢在发射前完成任务。

“国家和军队的需求在哪里,我们的研究方向就在哪里。”李东旭说。

为战而研,空天人扛起追梦的担当,向着科技之巅不断发起集团冲锋——

天拓系列卫星达到国内微纳卫星AIS、ADS-B载荷最高水平,大大便利了船舶、航空器等的指挥和监测;“天弦一号”成功给“高分二号”卫星的相机安上“防抖云台”,为我国遥感卫星跨入“亚米级”时代发挥重要作用;高速导弹相关领域研究成果为导弹高速精确打击提供关键技术支撑……

将科研“无人区”变为“丰产区”

新学期的第一天,早上八点。走进“空天”大楼,记者看到的是一片紧张忙碌的场景。

教员赵勇已经在办公室工作了一会儿。他对记者说:“创新能力是一支军队的核心竞争力,也是生成和提高战斗力的‘加速器’。我们要勇于创新、善于创新,推动核心关键技术不断突破。”

赵勇和同事们,就是凭借这样的精神,攻下了一座又一座“山头”。

研制“天拓一号”卫星时,他们在技术上采用了90%未经上天验证的新方案,打造出世界上首颗单板纳星。为节省空间、提升有效载荷比,团队把所有元器件焊接、拼装到一个插板上;为降低卫星发射状态包络,他们用卷尺当天线;为降低成本,他们用800多元的芯片代替几万元一片的芯片……

“这样做出来的卫星能上天吗?”在卫星初样方案评审会上,专家们忍不住发问。

“放心吧,从技术和操作上都是完全可行的。”赵勇泰然自若地回答。

这份自信从容的背后是空天人艰苦卓绝的付出、敢闯敢干的作风和超乎寻常的思维疆域。

2012年11月23日,这是教员吴杰始终刻骨铭心的日子。那天,歼-15战机从蓝天呼啸而落,尾钩稳稳“咬”住航母甲板上的拦阻索,漂亮着舰,一举击碎了西方媒体口中“没有舰载机的辽宁舰不过是废物”的嘲讽。

“你知道这其中的难度吗?这无异于让战机降落于一枚‘邮票’之上。”他说,因为航母在空中看起来不过邮票般大小。

为了让歼-15更为准确、方便地降落在“邮票”上,吴杰所在的团队攻关了近8年。在国外技术封锁下,他们艰难地攻克了高精度与实时性两大难题,自主研制出北斗/惯性组合着舰引导原理样机,并成功为着舰引导雷达标定提供了引导基准。

“但我们的研究远没有结束。”吴杰说。

核心关键技术买不来,必须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秉承这一信念,空天人把一个个科研“无人区”,开拓成“丰产区”。多年来,他们的一系列创新成果,已在多家航天工业部门和部队单位得到成功应用,为多型武器装备研制和我军战斗力提升作出了重要贡献。

推动一代代创新人才接续成长

“我们的学员年年都有单位抢着要。”提及学员毕业分配的话题,教员王鹏很是自豪。

《导弹飞行动力学与控制》是一门开设长达50余年的经典课程,各环节融入了大量工程应用内容。早在上世纪60年代,教授程国采就将参与某型导弹研制的经验补充进课程,之后每一代参与导弹研制的教员,都会将自己的宝贵经验增补至教材,并从科研任务中提取问题“刁难”学生。长征三号甲系列火箭总设计师姜杰院士,载人航天工程副总设计师、神舟飞船系统总设计师张柏楠等人都是在专业学习阶段练就了扎实的基本功。

越是前沿领域,越是要让学生尽早了解。早在上世纪80年代,国内物资十分匮乏,张金槐、程国采等一批老教授宁愿在其他方面节省一点也要购买昂贵的计算机PDP-11,供本专业学生免费使用。由于专业特点,他们计算使用的公式多、计算量大,教员一边自学,一边教学生用计算机进行模拟仿真演算。全军闻名的导弹试验专家陈德明,其计算机基础正是在该院读书期间一点点积累下来的……

超常举措,超前培养!

纳星创新基地、智慧火箭俱乐部、拓天名家讲堂、空天科技文化节……如今,该院营造的成才环境丰富多彩,每一名本科学员都有自己的全程导师,“课程学习+工程实践”已成为研究生的成长模式。从这里出去的学员,走上工作岗位之后很快就能发挥专业优势。

钱山,参加工作过程中遇到某型卫星控制系统失效的问题,他发挥对卫星的姿态确定与控制原理熟悉的优势,成功化解难题,荣立二等功并获“五四青年奖章”;陈芳,毕业后参与我国某重点武器型号项目研制,获军队科技进步二等奖;周承钰,担任嫦娥五号任务连接器系统指挥员,成为文昌航天发射场第一位女性指挥员……

与此同时,在该院空气动力学实验室里,诞生了多项达到国际领先水平的创新成果,背后的一流团队平均年龄仅32岁……

“要推动一代代创新人才接续成长,形成空天领域人才森林。”这就是该院党委的共识!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