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门战疫 | “战斗在旗帜飘扬的地方”

军事
20阅读

目光所及之处,是绵延千里的高山密林

巍峨哨位背后,是岁月静好的万家灯火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

有这样一群守边人

他们日夜枕戈待旦、风樯阵马于国之藩篱的西南边陲

有这样一群“藏青蓝”

他们坚定“疫情不退我不退”的意志决心

冲锋在前,挺在一线

冻霜夏雨、四季更迭

600多个日夜里

他们用青春、热血甚至生命

筑牢起祖国西南边陲的防疫屏障

“把人管住,保货通畅”

上午10时,小雨淅沥、空气湿冷。畹町出入境边防检查站混板分站执勤民警周啟斌结束了两个小时的执勤班次,准备换班。双手消毒、取下面罩、摘帽、脱防护服、摘口罩,周啟斌拨弄着湿透的制服,擦拭着冒汗的额头,长吁了一口气。

畹町出入境边防检查站所管辖的芒满通道是中缅西南边境重要贸易通道,大批缅甸产水果经此入关,销往国内各地。疫情前,单日出入境旅客超过7000人次,车流量可达3000辆次,货物进口量可达2万吨。

境外疫情给边境贸易带来极大影响,也给边检机关口岸查控带来新挑战。为提高通关速度、最大限度服务边境贸易发展,畹町边检站加强与属地疫情防控指挥部、海关、卫健、口岸办等部门的联动合作,每2小时发布一次通关流量提示信息,要求各涉及货运企业指定专人,随时更新货运车辆滞留情况和候检情况。

2020年3月31日开始,鉴于境外疫情不断恶化,口岸客运功能暂停,同时对跨境运输实行“人货分离、分段运输、封闭管理”。

芒满通道成了瑞丽边境贸易的唯一货运进出口渠道。

“把人管住、保货畅通”,就成了600多个日日夜夜来周啟斌和同事最重要的职责。

“压力明显增加,口岸货车流量也明显上升。”混板分站执勤民警周啟斌说。“境外等待入境的车辆排起了长龙。疫情期间,肯定要做好疫情防控,但还是希望能够更多货物有机会入关。”一名边贸商人说。

对于西瓜、哈密瓜等季节性水果和生鲜类农产品而言,推迟一天入关,意味着损失就要加上几成,有的商户因在国内签了订单,境外货物又进不来,两头受损。

为缓解这一问题,畹町边检站再次升级保障通关措施,连续推出延时通关、预约通关、绿色通关等多种优化措施。特别是闭关时间由下午6点推迟到晚上12点,解了很多企业的燃眉之急。

“延长通关时间给了我们更多的信心。”一位商人坦言,“去年疫情暴发后,水果生意很难做,资金链差点断了,我们也知道境外状况,现在算是最好的结果了。”

实施延时通关后,边检民警的执勤时间不仅增加三分之一,由于相邻口岸通道关闭,进出口货物的种类也从单纯以水果为主变得更加多样,查控压力陡然倍增。

一天下来,有的民警最长执勤时间累计超过12个小时,还需要时刻面临噪音、尾气、油渍的污染,穿上防护装具没几分钟,浑身是汗。

“这种形势下,边检民警真的不容易,他们是守护国门的第一道防线。”长期从事边贸货运司机的杨辉说,“因为你真的不清楚,哪一车货物里面、甚至哪一本证件上面携带着病毒,这是真正的高风险执勤。”

“头顶警徽、背靠国门,我们既要护航边贸安全顺畅通关,也要把疫情拒之于国门之外。”周啟斌说。

“把跨境犯罪挡在国门之外,

把疫情隐患扼杀于摇篮之中”

“报告!距口岸左侧100米处有异响。”7月9日凌晨4时,正在芒满通道巡逻的执勤民警李进行小声地通过对讲机发出预警:一场跨境违法犯罪活动在寂静的黑夜里悄然拉开“序幕”。

接到消息后,畹町边检站混板分站夜巡组迅速集结到位。潜伏在黑暗中,死死盯住通道左侧。“哐哐哐……”墙体上的异响声越来越大,紧接着,透出几丝微弱的手电筒光。突然,一个黑影探出头,左右看了看后,纵身一跃,从围墙外跳了进来。接着第二个,第三个……

“不准动,抱头蹲下!”话音刚落,警笛声大作,李进行带领民警和驻点民兵迅速合围,将3名偷越国边境人员锁定控制。

量体温、讲政策、协调核酸检测......近半个小时的例行检查,全副“武装”的民辅警浑身早已被汗湿透,好像刚从水里捞出来……

“当时的情况根本顾不上感受穿着防护服有多闷热,大家只想着第一时间将其控制,守好国门第一道防线。”回忆起当日夜巡情况,民警李进行坚毅的说道。

畹町出入境边防检查站地处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国境线长503.8公里,边境沟壑纵横、无天然屏障,多以竹篱、村道、水沟、土埂为界,非法便道、渡口、小路众多,国门边境管控任务繁重艰巨。

畹町边检站按照“整体防控、区域联动、打防并举”的工作思路,坚持疫情防控和打击跨境违法犯罪两手抓,建立跨系统集中办公、跨警种协作侦办工作机制,推行边境管控包保制、段长制、点长制,定期开展跨境犯罪形势综合研判,深挖细查组织运送架构和渠道,切实扎紧防控“篱笆”,筑起了一条坚不可摧的钢铁防线。

6月10日11时许,畹町边检站执勤民警在工作中发现,刚从缅甸驶入中国随机违章停靠在省道旁的货车行迹十分可疑,且车辆旁边突然冒出许多用绿色编织袋包装的纸箱。经执勤民警现场仔细检查辨认,发现散落在地上纸箱与货车实际装运货物纸箱大小、重量和外观等并不相符,这立即引起执勤民警的警觉。

随即,执勤民警依法对车辆及其载运的货物进行拆卸检查,当场发现货车内层纸箱内藏匿有大量非法走私香烟,现场查获运私车辆3辆。经全面清点,该站现场共查获各类走私香烟534件,合计26840条,案值240余万元。

“把跨境犯罪挡在国门之外,把疫情隐患扼杀于摇篮之中。”畹町边检站站长李润生说,非法出入境人员、走私物品等未经海关检验检疫部门筛查消毒,极有可能携带境外新冠肺炎病毒,一旦流入境内,后果不堪设想。

为此,畹町边检站始终保持对跨境违法犯罪高压严打态势和“零容忍”态度,积极部署开展打击跨境违法犯罪专项行动,强化智慧新警务手段运用,加强技战法研究探索和查缉体系建设,严查严打边境走私行为。今年以来,共破获走私案件14起、案值323.7万元,累计查获非法出入境人员229人。

“有五星红旗飘扬的地方,就是我们应该站立的地方”

帐篷被吹飞、雨水倒灌进......8月12日,云南盈江突降暴雨,3小时降雨量达到了100毫米,给畹町出入境边防检查站卡场分站木噶洋疫情防控执勤点的执勤工作带来了严重安全隐患。

闻“汛”而动,抢险自救。虽暴雨如柱,执勤点民警却顾不上打在脸上的雨水和湿透的衣服鞋子,眼里只有身后执勤卡点的安全。全力疏通排水渠、装填沙袋堵住防洪堤、清理执勤点淤泥,经过8小时的连续奋战,木噶洋疫情防控执勤点重新屹立在边境线上。

夜幕下,执勤点国旗迎风飘扬、灯火依旧,值守人员卸下紧绷了一天的身体。“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泡面了!”民警杨明显甩了甩身上的雨水,笑着说道。大家坐在小凳上伴着夜色吃起泡面,杨明显狼吞虎咽的吃相惹得同事们连连发笑,在那一刻仿佛所有的“苦累”都混在其中,被吃得一点不剩。

木噶洋疫情防控执勤点位于中缅第18号界桩旁,海拔1200米,象征执勤点的两间板房背靠中缅界河而建,由民警、辅警、民兵共同值守,是防范非法出入境、打击毒品走私和疫情防控的重要哨位,。

“18号界桩周围全年气候湿热,因背靠中缅界河,两侧是茂密的森林,历来就是蛇虫鼠蚁栖息的天堂。”执勤点负责人陈伟说,执勤民警每天不仅要警惕各类跨境违法犯罪活动的发生,还要和各种蛇虫鼠蚁作斗争。

2020年6月18日深夜,守边民警就与恶劣环境展开了一场惊险的较量。

“鸿语鸿语,快醒醒,你脖子上流血啦,有个大蚂蟥在吸血!”当晚,被惊醒的民警刘鸿语一下翻身起来,拍掉脖子上正在吸血的蚂蟥,枕头早已被血渗红。执勤点负责人陈伟连忙用纱布帮忙止血。不一会,鲜血又染红了纱布,被蚂蟥咬到的伤口仍然血流不止,渐渐地刘鸿语的嘴唇开始发白,身体也颤抖起来,大家发现事态逐渐严重了起来,陈伟大喊道:“快开车,去医院!”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颠簸,终于赶到了医院,经过医生的及时治疗,刘鸿语才化危为安。

几个20岁出头的小伙子,坚守在茂密的丛林中,信号时有时无、水电时有时断,唯有夜色和虫鸣相伴,难以想象,是怎样的坚韧伴他们度过600多个漫漫寂寥的日夜。

“孤独的地方总归要有人去,因为有五星红旗飘扬的地方,就是我们应该站立的地方。”民警刘鸿语说,18号界桩旁的两间板房已不仅仅是板房,更是移民管理警察用忠诚和奉献诠释的 “初心”。

来源:云南政法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