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会骚乱打开潘多拉魔盒,“破窗效应”加速民众暴力挑战权威

国际
23阅读

美国国会骚乱,让全球哗然。

很难相信原本最具威严的权利中心——美国国会,会被特朗普的支持者攻占,会场一片混乱,不乏示威者顺道抢走国会物件,甚至有示威者冲进了议长佩洛西的办公室,坐在她的椅子上随意摆拍。

看到如此混乱的场面,全世界都在看美国的“笑话”,示威者攻占国会的剧情我们不陌生,在一些政治动荡的小国,经常上演这种严重的挑战权威的暴行。虽然美国的抗议者一直存在,但大多都是在街上“规规矩矩”的抗议,政府不出面调解也就不了了之,顶多媒体在屏幕前声援几句,因为美国的法律对示威游行有规定,在不越线的情况下都是允许的。不过特朗普上台后,这种挑战权利中枢的行为如开启的潘多拉魔盒,开始不断上演,最有名的还是反种族歧视游行中示威者试图冲击国会的事件,这也是“冲击国会”想法开始萌芽的时候。

没想到这次示威者“玩真的”了,美国这种全球最强国家的最核心的权利枢纽被攻占了,这还是美国建国200多年以来第二次,上一次的美国还是被英国加拿大联军“欺负”的时候。

热闹看过了,很多人也会疑惑,这些人的暴力行为难道不怕法律的制裁吗?

这还得用“破窗效应”来科学的解释这一行为。

破窗效应,准确的来说是犯罪学上了一种理论,此理论认为环境中的不良现象如果被放任存在,会诱使人们仿效,甚至变本加厉。就好比一栋华丽的建筑,绝大多数人看见后都会敬而远之,但是如果这栋建筑的玻璃有几块破损而长时间没有被修复,别人就可能受到某些示范性的纵容去打烂更多的窗户,当外面的玻璃被破坏到一定程度时,人们就会尝试冲进建筑物进行破坏。再比如一面洁白的墙被画上了东西,后续就会出现更多涂鸦和污秽,一条人行道有些许纸屑,不久后就会有更多垃圾,最终人们会视若理所当然地将垃圾顺手丢弃在地上。这个现象,就是犯罪心理学中的破窗效应。

那破坏者不害怕法律和规则的约束吗?当然怕,至少是第一个破坏者怕。一个人的出格行为或者犯罪行为是要付出相应的代价的,这种代价分为舆论压力和负罪感。第一个破坏者会担心自己的行为会不会受到指责,会不会引来别人的异样眼光,还会为自己的行为后悔,如果这一行为没有得到有效的制止,后来人会自我暗示:规则是可以被打破的,没有惩罚。这样想着,不知不觉,越来越多人就成了事态恶化背后一双双推波助澜的手。

后来的人见到前人这样做了这些行为以后,他的内心就感觉自己将要付出的代价会很小,会更加变本加厉的破坏,而且被破坏地越严重,后人去打破所需要承担的代价就越小。说白了这还是人性中不可摒弃的天性弱点。

特朗普的支持者正好就是进了“破窗效应”的陷阱。前期试图冲击国会的行为没有被严厉制裁,后来人会觉得冲击国会这一原本“犯重罪”的行为变得并没有那么可怕。在冲击国会当天,警察的制止行为没有奏效,更是成为了一种“受到某些示范性的纵容”,在这种情况下,冲击国会这个行为对示威者来说已经不是冲击会不会受到制裁的问题了,而是无限接近于“什么都没做”,因为从结果来看,玻璃反正都是碎的,国会已经被冲击了。

那么问题来了,这次美国国会骚乱最终以后来的警察清场草草收场,以后会不会再次出现这种严重的暴力行为?

我认为极大地概率还会出现,因为这次事件目前来看示威者并没有受到严厉的法律制裁,维持秩序的警察把示威者清理出国会,华盛顿市长宣布实施宵禁,这都没有对示威者做出严厉的惩罚,换句话来说,示威者不是被驱赶出国会的,而是玩够了闹够了,带着“战利品”拍屁股走人的。

照这样下去,民众再有什么不满,首先想到的就是冲击国会这种权力中心,原本上街游行示威和这种暴力行为相比有点“小儿科”了。这种挑战权威的行为可能还会拓展到对整个权力、法律威严的挑战,影响到整个国家统治力的权威。

摩尔多瓦民众暴动 硬闯总统府

当然杜绝这种现象的办法也很简单,回归大楼的窗户上,要想阻止更多的窗户被打破,只要把破损的窗户修好,立一些警告语,混乱现象很快就能得到制止。

从“破窗效应”中,我们可以得到这样一个道理:在社会上任何的不良行为都在时刻传递一种信息,这种信息会导致更多的人去重复和强化这种不良行为,如果因为这些不良行为太轻微、无妨大雅而对这些不良行为不管不问、熟视无睹、处理不及时或纠正不力,就会纵容更多的人去尝试这种不良行为,后果极有可能演变成“千里之堤,溃于蚁穴”的恶果。就如那句老话,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

而美国,正在自食这一恶果。

来源:搜狐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