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静:出走12载,归来仍是“守越人”

娱乐 2021-09-19 13:58:11
25阅读

有一种热爱,无惧岁月,

纵然另闯出一番天地,

仍是拿起就难放下;

有一种执着,百折不挠,

哪怕漂泊十数载,

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越剧于金静,

便是这样难舍的眷恋。

■9月25日至27日,戚派嫡传弟子、越剧演员金静从艺40周年展演将在逸夫舞台上演。

回顾40年风雨兼程,金静也曾意气出走,也曾无悔归来,当初为了“看世界”闯出去的她,如今为着“承衣钵”又闯回来,拍电影、收学生、建剧团,以一己之力扛起越剧戚派传承发展的大旗。

有人问,这样折腾图什么?

金静笑:“唯心而已!”

学唱戏,嗓音清亮又独特的金静,属于老天爷赏饭吃的类型。不过,当年以上海戏曲学校第一名成绩进入主打戚毕流派的静安越剧团后,金静却学的是吕派花旦。

金静为了丰富自己,学起了戚派唱腔。

不久后,戚雅仙来剧团开会,听到一个脆脆的声音在唱《苏三起解》。她循声赶来,发现了金静,定下了师徒缘。金静就此成为戚派花旦。

金静与戚雅仙

一周后,金静开始排演戚毕派代表剧目《梁山伯与祝英台》。两个月后,原创新戏《香罗带》推上舞台。

《梁山伯与祝英台》

得恩师悉心教导,金静很快崭露头角,并在越剧大赛上屡获殊荣,成为戚派第三代传人中的佼佼者。然而,外面的世界好像蛮精彩。1988年,年轻气盛的金静办了停薪留职手续,远赴日本,“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

差一点,心灵手巧的金静就成了专研花艺的“花仙子”。在日本,金静边打工边学习,很快拿到了花艺师的资质,她的插花作品备受认可。

金静想将日本花艺引入上海,人还未回沪,各星级宾馆的订单已在排队。

最终这一切,还是被恩师戚雅仙“叫停”了:

“做插花生意,不缺你一个,但此生如不能将最热爱的事做到极致,恐怕要留遗憾。”

其实,在日本的金静也不曾放下过越剧。她时常去观摩能剧、歌舞伎表演,反复琢磨,将这些自然而然地融入她的表演。每年,她都受邀回沪演出,或在电视台的戏曲晚会上,或为前辈同行专场担任嘉宾。

恩师一席话,如醍醐灌顶,让金静毅然关了公司回归舞台。

金静时隔12年再归来,眼见静安越剧团人才凋零,恩师渐老,她心里焦急行动迅速。剧团势弱就自力更生,人才凋零就重新吹响集结号。

金静与她的学生们

金静和原剧团陈团长、邱团长,一同找到上海越剧院,合作推出了《玉堂春》《血手印》等戚毕流派的经典剧目。

《血手印》剧照

之后又转战大银幕,短短几年间,拍摄了《血手印》《牡丹亭还魂记》《玉堂春》《白蛇传》等多部戏曲电影。

越剧电影《白蛇传》剧照

戏曲电影拍摄不易,要持续放映更是难题。为此,金静策划了越剧电影《白蛇传》的全国巡映活动,以“一月一城”的节奏在全国各个城市的影院放映, 让《白蛇传》在短短三年内,创下超过7000场的放映记录。

近来,金静在网络上分享戚派唱段,并将教学视频实时共享,很多从未了解越剧、也不了解戚派的90后甚至00后开始关注戚派。

这让金静备感鼓舞,她始终记得恩师戚雅仙的嘱托,无论何时,都要将越剧戚派艺术传承下去。

2019年,听说电视台的编导有意推出“越美中华——全国越剧青年演员大汇演”,却苦于资金难筹,金静悄悄募集了500万元。

“越美中华——全国越剧青年演员大汇演”

现在,金静早已习惯了“流动合作”模式,和不同的剧团、不同的班底创作不同的作品。边排戏,也边留意好苗子,收徒授艺。然而,没有家就始终在漂泊。

所幸,在静安区北站街道办事处的助力下,“金静越剧团”即将诞生。戚毕流派的传人和合作伙伴终于“有家可归”,这是对恩师最好的回报。

新演艺工作室

作者:朱渊

编辑:吴旭颖

图片:受访者供图,部分来源于网络

新民晚报文化部

来源:新民晚报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