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的最大对手,却是俄罗斯共产党?俄共如何成为杜马第二大党?

国际 2021-09-21 12:34:34
26阅读

自1991年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这块土地,似乎与共产主义再无联系,尤其在叶利钦主政初期,俄罗斯共产党一度被视为非法组织。

然而,事实上,俄罗斯共产党一直活跃在俄罗斯政坛,并且拥有数量庞大的拥趸。

比如最新举行的俄罗斯第八届国家杜马选举,普京领导的统一俄罗斯党斩获49.83%的选票,紧随其后斩获18.95%的选票的政党,便是俄罗斯共产党。也就是说,俄罗斯共产党是俄罗斯议会的第二大党。

其实,熟知俄罗斯政坛格局的朋友,不会对俄共的老二地位感到意外。

俄共可不止是老二,在第二届、第三届国家杜马中,它一度是国家杜马最大的力量,如今成为老二,还是退步了!

俄罗斯共产党的老二地位,在2003年即已确定下来,当时的所占席位,也在20%上下。

须得指出,俄罗斯共产党的纲领依旧沿袭苏联时期纲领,主张的社会制度也是苏维埃式整体,党员也是以共产主义为奋斗理想,从继承关系上来说,党史可以追溯到列宁领导的布尔什维克,可以说是根正苗红。

这一现象引起国际政治学界的注意:何以一个主动放弃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家,在重新拥抱社会主义?俄罗斯距离重新成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究竟有多远?真的只差20%的选票?

想要获得这些问题的答案,首先,得了解俄罗斯共产党的历史兴衰。

1990年,苏联风雨飘摇,戈尔巴乔夫的改革触手,伸到了组织领域。当年6月20日,苏联共产党不复存在,俄罗斯共产党成立,在俄罗斯民众眼中,这支政党,即是苏联共产党的直接继承人。

1991年八一九事件后,俄共被当局停止活动,直至1993年,才被允许恢复活动并准许参加杜马选举。

俄共的政治主张,仍是苏联式的,意识形态也保持着共产主义与社会主义。在叶利钦时期,随着俄罗斯深陷休克经济泥潭,国民经济持续恶化,民众对苏联的怀念,达到最高峰,此时的俄共号召力巨大,并一度成为国家杜马的最大力量。

1995年第二届国家杜马选举中,俄共获得22.3%的选票、157个议席,成为国家杜马中的第一大党。

在1996年的总统大选中,俄共领导人根纳季•久加诺夫以“公民的福祉高于一切”为口号,在一度赢得32.04%的选票,只略低于叶利钦的35.28%。

当时,俄共如日中天,以推翻现政权为党的主要任务,并以议会斗争和街头抗议作为主要斗争方式,按理说,裹挟着巨大的民意,俄共本有可能再造苏联的。

然而,俄共内部,却爆发了内斗。由于没有强有力的中央领导,俄共连党纲都敲定不下来,到了2000年,才勉强确定下来党纲。

而此时,普京已经接手叶利钦留下的烂摊子,并纵横捭阖经营西方关系,借力国际油价的高企,改善民生,赢得巨大的民意支持。

普京大帝冉冉升起,俄共,再无挑战的能力。

更让人唏嘘的是,此时,俄共内部也爆发了前所未有的分裂。“共产主义工人党”等左翼政党拒绝和俄共联合,2000年7月,以俄共中央委员奥列格为代表的“列宁派”退党,并组织“俄罗斯和白俄罗斯联盟共产党,与此同时,另一位中央委员谢列兹尼奥夫,另组建了“俄罗斯运动党”,其后发展成为俄罗斯复兴党。

意见分歧和权力斗争,彻底撕裂了俄罗斯共产党,此后,俄共再未主导国家杜马。

换句话说,如今俄共的老二地位,只是个空架子,组织内部仍有难以弥合的路线及权利分配问题。

一个没有强大组织力的政党,哪怕拥有先进的理论及充分的实践,仍然无法撼动既有的社会结构。

就连俄共内部,也不得不承认:在当下的环境下,哪怕俄罗斯发生十分剧烈的政治变动,俄共也很难在这种变局中担当起更重要的角色。

苏联共产党的衰败,揭示出,改革的基础是强大的组织力。如今的俄共,某种程度来说,也是步了苏联共产党的后尘,只说改革,却不注重组织。

如果没有组织上的脱胎换骨,那么,俄共也只能守着千年老二的地位。

来源:娃娃脸的肖叔叔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