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凯:绿电+绿氢是实现碳中和的有力武器

国际 2021-09-23 13:30:23
12阅读

    

隆基清洁能源总经理助理 康凯

    各位专家,各位朋友,上午好,下面由我代表隆基给大家汇报绿电+绿氢的一些想法。随着现在气侯的变化,恶劣的天气已经不再罕见了,经常能听说美国的飓风,欧洲的洪水,中国河南这样的洪水情况,已经不再罕见。还有一些朋友经常去海外旅游,他们去之前打听一下看一下天气预报,有没有一些洪涝灾害,他们下去潜水的时候会看到底下这些生物是否还多样化,珊瑚是不是已经死亡了,这些情况其实现在已经是威胁到我们现在这一代人了,已经不再只是威胁下一代人,现在这个情况已经非常严峻了。

    隆基作为一家太阳能科技企业,它为什么要进入布局氢能,还要讲一个根本逻辑,根本逻辑是解决现在日益加剧的气侯问题和环境问题,如果解决这个问题的话,最根本逻辑应该讲它的碳逻辑,碳逻辑里面,整个碳排放大概有100亿吨以上二氧化碳的排放,而这里面40%是来自于电力,而且电力里面只有41%是来自于可再生能源,只有12%是来自于光伏,风电只有一小部分,结合目前这个情况,只发展风电光伏解决减碳问题还是很难的。所以如果想深入脱碳问题,还要布局到其他行业,还要包含化工、钢铁、有色、建材等等其他行业,这样才能够真正解决一个根本的碳逻辑,才能解决这个问题。

    所以隆基现在认为,氢能已经成为全球一种共识,已经成为全球的不可或缺的清洁二次能源,现在说一下氢能基本的情况,2020年现在全球需求8700万吨,而中国现在大概2500万吨以上,在2050年时候全球达到5.2亿吨,是这样一个需求。而现状来看,2020年可再生能源制氢,应该不到1%,电解水制氢只有百分之一点几,这不是一码事,电解铝是来自于火电,或者其他电源,但是真正来自于可再生能源制氢比例非常低的,据不完全统计电解水制氢整个装机电解槽设备全国2.5个G瓦左右,现在绿氢1%,可能更少,而到了2050年时候整个绿氢比重是在70%以上,是这样一个占比。

    现在制氢的手段,第一种方式煤制氢是成本最低的,它取决于煤价,煤550块钱一吨,煤制氢一公斤9块钱,但是煤价已经到了900多块钱,或者1000块钱一吨了,这个时候它的成本一公斤是在12块钱,而天然气制氢9块钱到25块钱,也是取决于天然气的成本,电解水制氢是根据电价,电价8毛钱一度,它的成本是48块钱,跟煤制氢根本没办法比,如果现在达到1毛钱一度电,它的成本就是14块钱及以下。也不能单纯拿它们比较,因为电解水制氢加入原来煤化工流程,它可以带来更多积极影响,还可以减煤,把更多碳原子转变成甲醇,而不是变成二氧化碳,所以整体来说还可以减煤,所以说加入绿氢价格不能单纯跟煤制氢成本去比,还要考虑它带来的积极效果,绿氢达到12块钱到15块钱已经可以跟煤制氢去比较了,是这样一个情况。

    下面看一下绿氢的现状,先说光伏的现状,光伏现在从2016到2020年价格度电成本LOCE已经降到100%,现在今年最低电价是在沙特1.04美分,合7毛钱一度电,成本已经非常低了,但是一些根本问题没有办法解决,比如说光伏波动性,晚上没有办法发电,或者白天来了一片云,还是有一些波动性的,这个问题目前没有办法解决,大力发展光伏给电网还会带来很大问题,而氢能现在的根本问题,属于氢能成本居高不下的,尤其电解水制氢,它大部分成本来自于它的电价,现在看一下传统电解水制氢,2020年时候里面电价成本基本占了70%,所以说现在结合这两个的现状,还有结合大部分氢能来自于煤制氢和天然气制氢,如果两方来结合真正解决1+1大于2的效果,可以解决间断不连续的问题,也可以解决制氢成本的问题。

    再看一下现在火电在电网中的一些比例,刚才为什么说电解水制氢不是真正绿氢,因为它是来自于网电,网电大部分来自于火电,新疆火电占80%,内蒙古占85%,全国占67%或者68%,这样来看电网去制氢不是减碳的,它相比煤制氢排碳更多了,所以还是用可再生能源制氢,这样可以实现一个零碳的逻辑。

    结合刚才这些情况,隆基会认为发展氢能一个根本的方向,最理想的方式利用光伏发电间歇式制氢,同时配合大规模储氢,解决最终化工厂或者说用氢企业持续用氢的场景,这是我们认为未来的发展方向。

    如果想让绿氢发展的更快,最关键问题要解决成本问题,LCOH里面最基本的一个问题,如何解决刚才占70%的电量电价问题,核心就是降低光伏发电的成本,它主要包含两部分,一部分是系统成本,另外一部分提高生命周期内发电量的提升,比如提高电池的效率,或者双面发电的途径,或者先进的跟踪支架,通过这个降低光伏成本,而且现在目前光伏上网电价两毛多,三毛多,真正的技术成本只有几分钱,另外都是非技术成本,包含土地租金、融资成本等等一些,所以现在真正的技术成本只是占了其中一小部分。

    除了降低电价,还有降低电解水制氢设备成本,第二提高电解槽的一个效率,降低它的电耗,这两种方式实现真正的LCOH的降低。

    从全球来看目前LCOH最低的地区是在中东地区,为什么刚才提到沙特电价最低1.04美分,如果真正实现了1.04美分,6分7一度电,即使电耗达到了5.0度电每立方,也比煤制氢成本要低。

    所以结合这些情况,隆基认为第一,要高效经济,降低LCOH。第二,如何去做到安全可靠,让我们隆基光伏+制氢的电站不生病,少生病,后期不给客户带来麻烦,这是我们的根本目标。

    最后,说一下隆基进入氢能的情况,今年3月31号隆基氢能公司成立了,其实2018年我们已经开始布局到这个领域,开展研究这方面内容,2018年已经跟一些高校进行合作,今年3月31号成立了氢能公司在无锡,今年量产500兆瓦,明年准备量产1.5个G瓦,为了实现整个低碳逻辑,隆基还是致力于打造可持续生态系统,我们加入了一些计划,我们之后呼吁跟大家行业上专家一起来去实现我们的零碳地球,谢谢大家。

来源:证券日报网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