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发店员工举报老板,现场从店里拿出“三无”产品?

头条 2022-01-01 22:58:43
27阅读

小戈在杭州余杭良渚一家理发店上班,说是老板让他别干了,但拖着不发工资。现在他想举报老板欺骗顾客。

小戈:这个月老板让我停下来,他工资不发我,说不给我,然后我举报他店里欺骗消费者,就是用假冒伪劣产品,三无产品,名牌的欧莱雅、施华蔻这些产品,1880,1580,他进货都是假的嘛 (你知道他从哪里进货吗)他这个我不知道他从哪里进,但是之前我听他们在小屋子里,有说过这个事情。

小戈介绍,此前在杭州余杭良渚这家 梵度 美容美发店上班,记者赶到时,良渚市场监管所的执法人员也刚好到场。

小戈:(我看到市场监管也来了嘛)对,市场监管,我是(上)周六的时候就弄这个事情,他知道这个事 他(上)周日就把所有的产品,欧莱雅、施华蔻高价格的都收起来 价目表也收起来,但是我有证据,价目表我拍了欧莱雅,施华蔻的产品我也拍了。

店里的营业执照显示,名称是杭州余杭区良渚街道 平梵 理发店,类型是个体工商户,老板姓刘,注册日期是2021年9月7号。小戈带着市场监管人员走进店里,从一个房间里拿出一盒产品。

杭州余杭区良渚街道平梵理发店 刘老板:是他藏的,是他藏的(小戈:你不要说这个话)我从来不用(小戈:价格表在这里的 你不要跟我说这个话)这些都是被他藏起来的(小戈:这个是欧莱雅的,这个是施华蔻的 这个抽屉里都是)。

杭州余杭良渚市场监管所 杨指导员:欧莱雅,你这个是反映它什么情况(小戈:就是假冒产品嘛,你这个可以去严查的,欧莱雅三个字在这这里)这个是店里使用的,是吧(小戈:对,店里使用的,价格表也在这里,不要跟我说这个心虚的话)。

从文字标识来看,这是一盒欧莱雅染发膏,理发店的刘老板不承认是自己店里的产品。

杭州余杭区良渚街道平梵理发店 刘老板:这个根本就不是店里的,因为我之前有,我拿过一次产品(杭州余杭良渚市场监管所 杨指导员:你的意思是这个不是你的)这个是他藏的(杭州余杭良渚市场监管所 杨指导员:两个概念,是不是你的,进行核实,第二个 对产品的合法性进行核实,这是两个环节嘛,我们会进行核实的)。

小戈用手机拍了多张欧莱雅、施华蔻染发产品的照片,他说这些产品原本放在这个柜子里,现在打开柜子,没发现这种产品,上面一层抽屉是空的。

小戈:这个产品,这个产品也有的(杭州余杭良渚市场监管所 杨指导员:你说有好多的时候是在哪里)也是这个位置,但是那个时候,他是摆在那个位置,然后这个是女士烫发 都在这个仓库(上)周日我想拍一个全面的,作为一个证据,然后没了 (杭州余杭良渚市场监管所 杨指导员:你说这个产品他有好多,这个产品的照片有没有)这个产品的话就这一个,就是(上)周日来我发现,就立马拍了一个视频 他(上)周末全部收掉了(小戈:那你这一盒是从哪里拿的)这一盒是我(上)周日来的时候,我发现在这个位置 我整体看了一眼,是在这个位置,他应该没有发现,所以就留了在这里 一盒他应该没有发现吧)。

小戈介绍,这瓶欧莱雅染发膏,就放在最里面这个房间的柜子上,被别的产品挡住了,所以才保留到现在。理发店的刘老板认为,这是小戈自己藏在店里的,跟店里没有关系。

杭州余杭良渚市场监管所 杨指导员:从直观来看,现在还看不出是否涉嫌合法性,从标识来讲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但是一般我们要去请权利人进行辨认的。

市场监管执法人员这次来调查,店里没有小戈所说的有很多假冒名牌染发膏,只有一瓶欧莱雅,目前来源也存在争议。不过奇怪的是,店里染发和烫发的价目表似乎不翼而飞了。

小戈:这是我(上)星期六晚上,在他吧台上拍的价目表(记者:上面有梵度两个字吗)就写的是余杭区,没有写, 6点13拍的,我是5点多报的警(这个价目表上关键没有梵度两个字)第一页有梵度的字。

小戈拍的这张照片,是热烫系列的价格,根据头发长短,韩国活性水能烫的价格分别是380元、480元和580元;欧莱雅水润烫的价格分别是980元、1180元和1380元;施华蔻的价格分别是1480元、1680元和1880元。不过这一页价目表上,没有店名。小戈说,他拍的第一页上有“梵度”两个字,但这一页上列出的只是普通洗剪吹的价格。

杭州余杭区良渚街道平梵理发店 刘老板:我店里现在不用价格表,那是之前的店,因为我每个店做下来不一样嘛(之前店名也是叫梵度)对(那你现在不用价目表)我店里现在不用价格表 (你要明码标价的呀)我知道要明码标价,我现在都是洗剪吹的多。

刘老板介绍,这家店是9月份盘下来的,店里目前只有这么一张洗剪吹的价格表,没有烫发和染发的价目表。一再追问下,刘老板把一张卷起的海报打开了。

杭州余杭区良渚街道平梵理发店 刘老板:(记者:活性水能烫发98元,烫发加染发加护发168元,那这个可以挂起来的,为什么要收起来)他拍照我才收起来的(你为什么怕他拍照呢)我哪知道他拍什么呢。

小戈着急证明他拍的价目表就是店里的,因为他认为,证明了这一点,就能说明店里应该有欧莱雅和施华蔻的产品,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找出来一瓶欧莱雅染发膏,老板还不承认。

顾客:(记者:此前来这里烫发、染发,有没有价目表呢)有的呀(厚的一本)有的呀(是一本吗)有的,头发的颜色什么,叫我们选,有的(上面的价格大概是多少)有好有坏(好一点的呢)好一点我不弄的,我基本三百多块。

杭州余杭区良渚街道平梵理发店 刘老板:(记者:你那本还是拿出来的好)那一本已经被我扔掉了(那为什么要扔掉呢)那价格表又没关系的,我那是之前剩下来的,我觉得不合适了,重新再做一本嘛(记者:那没必要扔掉呀)。

小戈:藏起来的。

关于店里的产品和价目表的问题,市场监管部门表示会进行调查。至于工资方面的纠纷,市场监管执法人员建议,可以通过劳动仲裁。

杭州余杭区良渚街道平梵理发店 刘老板:上个月的工资,我是按时按点发给他了,但是你现在说不干就不干(小戈:他让我停下来)我只是让他放假。

小戈:(你三千块钱指的是什么时候,到什么时候)就是这个月1号到22号的工资(你是23号走的,是吧)23号他让我停下来的(1号到22号的钱还没给你对吧)对,对,拖欠下来的 就是他叫我停下来的。

杭州余杭区良渚街道平梵理发店 刘老板:(1号到22号的工资还没给他结清咯)工资是到下个月发,下个月时间没到怎么发(什么时候)下个月20号(小戈:我没有保障)(记者:那他既然已经离职的话,你就把工资给他结掉不就好了)不是你说走就走,走了就能拿工资的。

小戈介绍,他目前的诉求,也不仅仅是三千块钱工资了。

小戈:没有给我交社保,没有签劳动合同。

杭州余杭区良渚街道平梵理发店 刘老板:没有这么说的(有没有跟他签合同)没有合同(小戈:没有合同 我干了一年多 证据我都有)一年多, 不是在我这里干的,我这里跟房东有合同的(小戈:我在这里干了三五个月)他只是从9月份开始在我这里(小戈:我在这家店已经待了一年多了)那是之前的店。

刘老板介绍,他9月份接手这家店时,员工也都接手了。小戈目前已经把情况反映给了劳动保障部门。

来源:北青网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